1. <optgroup id="6f3rh9"></optgroup><small id="6f3rh9"></small>
                        • <dt id="3hcn4e"></dt><address id="3hcn4e"></address><table id="3hcn4e"></table><acronym id="3hcn4e"></acronym>
                            1. 您的位置> 首頁> 會員管理> 新聞正文

                              快商|那間丹青小屋

                              描述:▓快商▓{官方網址:a5805.com}爲您提供高品質、高賠率的娛樂遊戲及所有線上投注的優惠.我們致力于提供全球客戶最有價值的遊戲體驗、各項優惠服務!

                              去拜訪周翼南伯伯,到樓梯口看見一位年長的阿姨在自家門前拖地,快商的腳步聲驚動了她,她擡起臉,眯了眯眼睛似乎要看清我,歲月變遷的光忽然掠過她的額頭,染白了她的頭發。“王阿姨!”我不禁叫出聲來,她是翼南伯伯的夫人,相隔近二十年後我第一次看見她。她立直了身,遲疑地笑了起來。翼南伯伯和爸爸是多年的至交,但大約是由于各自奔波于生計的緣故,許久都沒有一聚了。翼南伯伯的這間客廳連著臥室,沙發旁的茶幾上擺著一摞印刷精良的畫冊,有席勒、莫奈的作品,可以看出主人生活的安逸與涉獵的廣泛。王阿姨放下拖把,含著笑側身坐在客廳口一方矮凳上,“你父親和翼南認識那麽多年了,十多年前他還常常到家裏來看翼南作畫呢。”我點點頭,是啊,時光荏苒,現在觀畫的已經變成我這個第二代了。翼南伯伯嘿嘿地笑著與我說話。對面,兩只青花瓷瓶之間,一張色彩鮮豔的圖畫跳脫出來:快樂微笑的小狗蹲伏著,兩只耳朵像連在一起的氣球般微微地向上翹起,好像隨時要帶它起飛呢。下面寫著幾個稚嫩的大字,“獻給外公外婆!”我不禁微笑了,年初的時候,翼南伯伯特意寄給我他所繪的小狗,也是這樣帶著與他年齡不符的童趣,在印象中還真是沒有見過其他人如此畫的。
                              翼南伯伯大約是從繪貓開始的。那些可憐可愛的小生物們或睜著渴睡的眼睛,在長長的多情的睫毛下溫婉地望著觀畫的人;或作怒目圓睜狀,強打起精神立在那兒,有某種稚嫩的正義凜然。客廳牆上那只黑白夾雜的小貓這時正團著身體臥在一長串絲綿做成的吉祥物下,鼻尖輕觸細細的尾巴,身體在輕微的呼噜聲中震顫,隔著茸茸的毛似乎都能觸到它的體溫。這小貓因著它的甜蜜、自足的神情自然也成爲吉祥物的一部分了。據說,畫家所繪的動物都有主人自己的性格寫照,而它大約也像極了主人淡泊、安詳的處事態度吧。
                              翼南伯伯的畫涉獵廣泛,山水、人物、花草、動物皆有。他的山水筆墨溫潤而有節制,又包含著詩情,是典型的文人畫。那些低矮、簡陋的農家小院深陷于萬嶂砌就的青綠山石之間,又有一脈水泉自山上流下,繞過屋後。風拂過山巒,卷起無數的樹叢,那些小屋被暗濤吞入又複吐出,真是氣象萬千。而他筆下的戲曲人物也同樣傳神,在繪那些人物的時候也許帶著戲說的意味,並不認真的,因此尤其有趣。綠衣綠帽的蔣幹,染著白鼻子,手指腦袋,一臉迷惑。翼南伯伯題字設問:“天下書生觀此畫何感焉?”聞此,畫中的蔣幹尴尬極了,但似乎仍然沒有想明白,半擡著腿,欲走欲留,老大不情願地面對著所有觀畫的人們。
                              現任武漢作家書畫院院長的翼南伯伯近年來又對京劇人物做了進一步變形,創作出門神系列國畫作品。這些小官僚們騎著圓肚彎腿的寶馬匆匆地在宣紙沉潛的背景上挨個過場,持著寶劍糾纏在自己小小的忙亂中。我最喜歡看他們那認真的態度,紅著臉,瞪著眼,真像鐵面無私的包青天一般。在這小小的世界裏,铿锵的鑼鼓聲敲起,畫上那門神又要去戰鬥了,馬走碎步,神持寶劍,那樣質樸和天真,讓人不由得泛出微笑來。 

                              一次偶然的整理衣物,我不小心把放在角落裏的一堆布滿灰塵的書碰掉在地,慌忙蹲下身去整理,一張紙翩然飄落在我面前,不禁疑惑:這是什麽呢?撿起來看,哦,不是紙是一張照片。我輕輕拭去上面的塵土,再看看,卻愣住了——
                              照片上,一個老奶奶坐在家門前的小凳子上,一手抱著一個滿臉雅氣的小女孩,一手牽著一個小男孩,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思緒飄到了幾年前,記憶裏已經模糊的畫面在逐漸清晰。
                              傍晚時分的幾抹雲彩被粉刷成紅色,如透明柔軟的絲綢在空中飄飄悠悠,火紅但不刺眼的夕陽挂在西邊山頭,彌漫著暖洋洋的味道。
                              吃過晚飯,我拉著奶奶到家門前的小凳子坐下,自己則爬上奶奶的腿,面對面地坐著,雙手繞著奶奶的脖子,纏著她給我講故事。每當這個時候,奶奶總會笑得很
                              甜,溫柔的撫著我的頭說:“好,好,孫女乖,奶奶給你講故事。從前呀,在山那邊個……”
                              奶奶一開始講述,我便歪著頭,仰著臉,很安靜的聽著,聽得津津有味。
                              太陽拂出最後一縷柔和的光芒,伸了個懶腰,沉下山頭,只剩天邊紅色的雲彩還在飄。
                              小時侯,奶奶是一本童話書,裏面有數不完、說不盡的故事,雖算不上離奇生動,卻讓我愛不釋手。
                              偶爾,奶奶也會唱歌給我與哥哥聽,我們倆都全神貫注地聽著,以爲那是世界上最美的歌聲了。我還較有興致地看著奶奶的嘴吧一張一合,自己卻也不由自主地模仿起來。畢竟還小,說話還咬字不清,唱起歌來逗得爸爸媽媽樂了個前仰後合,我還瞪著莫名其妙的大眼睛望著他們。
                              家裏空氣中,歡樂在膨脹。
                              後來,奶奶病了,爸爸和叔叔帶著她到大城市裏去看病,過了一段時間,大概是好了就回來了。回來後的奶奶失去了從前的活力,平時紅撲撲的臉蛋變得蒼白,也不愛笑了。她不能講故事給我聽了,也不唱歌了,同時媽媽也不總讓我纏著奶奶幹這幹那,還摸著我的頭輕輕說道“乖,奶奶病了身子不舒服,自己去玩啊。”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雲,醒醒!”媽媽焦急的聲音響起。“嗯?”我揉著眼睛醒來,瞟了一眼鍾,才淩晨4點呀,怎麽了?我剛想問,卻被媽媽的一臉焦急嚇壞了。她急急忙忙幫我套上幾件衣服,背著我出了家門。夜還很深,天空只有幾顆零星,蛐蛐在不知疲倦的急促的鳴叫,偶爾的幾聲犬吠,媽媽背著我在小路上用像跑一樣的步子走著,背上的我顛簸得難受卻不敢吱聲……
                              終于,媽媽的腳步停了下來,我擡頭一望,是奶奶家,我弄不明白;然而媽媽又開始邁步子,但腳步卻是輕輕的,輕輕的進了門,爸爸、叔叔已經在裏面了。媽媽把一臉疑惑的我放下來,眼裏攪著淚花“奶奶,奶奶她去世了……”我才注意到奶奶在床上躺著,很安靜的躺著,一動也不動……哥哥、嬸嬸這時到了,我首先哭開了,響亮的哭,竭盡全力的哭,接著滿屋的哭聲蔓延……
                              再後來,因爲爸爸工作的關系,我搬家了。就這麽搬走了,開始了忙碌的新生活,那段傷心的回憶便理所當然遺忘在了小鎮裏。
                              照片中的人依然在笑,快商摸了摸那燦爛的笑臉,小心翼翼地把相片夾進了相冊…… 

                              爲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